住了二十多年的旧房子在今年的老城区拆迁改造计划之中。这几天回去的时候,看到临街的墙面上都用红漆喷上了征字,树与树之间拉满了横幅。倒也不是说对老房子有什么好感,只是觉着略略有些感叹,时间真是拼了命头也不回地往前跑,把伴着一起长大的东西全都甩在了后面。

在油管上看了任天堂关于口袋妖怪20周年的直播视频,视频介绍了将在2016年底上市、包含中文语言并正式译为精灵宝可梦日/月的下一代游戏。短短六分钟中里穿插着各历代版本的画面。有一个长镜头是游戏主角在不断向前跑,穿越过山间小道、木桥、城市和雪原,伴随着发行年代和版本,发型和服饰在变,一直不变的是成为精灵大师的目标和决心。

作为十年老粉,想想看一直吸引我的莫过于这个世界不断趋向的精妙平衡吧:没有最强的精灵,只有更好的组队;没有最好的组队,只有更灵活的见招拆招。

希望自己在生活里也能凡事机敏应变。

我相信正确的选择比一昧的努力更重要,所以每一次做选择都诚惶诚恐。有人说年轻本来就是要头破血流的曲折前进所以凡事冲动一些也没有关系,我认同这一点;但实话说,又有谁不更想少走弯路势如破竹呢。

虽然我对事事都有原则和底限,但站到选择的面前总还是难免被身边人的见解牵着鼻子左右。小马过河的道理我也都懂,可总归还是年龄大的过来人见的市面更多;但主观或客观片面或全面,信息多了不好分辨反倒更难独立思考。

哪次又不是这样呢。

这几日去到郊区的水库上做实验,头天晚上就下起了细碎的雨。
水域四面都是山,在雨幕里愈加安静。
离开住的地方,提着工具箱跟在你身后,小心翼翼沿着水边的小道往堤上走。

水面那么近,山那么远。
可是哪里有不远不近的距离啊。
那不远不近的就是缺乏稳定性的距离。你想它不稳定吗?

考完了研究生阶段的最后一门考试,
合上笔帽提前交卷时还跟老师点头一笑。

想想以后都是在实验室一门心思摸爬滚打,
并没有什么松一口气,
反倒是有十万八千里还剩五万四千里要熬过去的压力和觉悟。

终究还是需要有耐心和坚持才是。

一直觉得自己巧舌如簧,结果在辩论队里相形见绌。说话没有逻辑是最大问题,其次是无法克制的笑场。果然没有营养的插科打诨才是真真的适合我:虽然说的都是一些嘻笑怒骂没正题的废话或淫段,可是愿意一直不厌其烦的说下去。

不过这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不能要求人人都会唱歌跳舞,也不能要求人人妙语连珠登大雅之堂。这世上本身就没有什么是可以强求的。

鬼使神差地被推荐进院辩论队,发现暗恋的人正是辩论队成员之一,于是谎称自己有参加辩论赛的经历顺利留了下来。与之聊天的时候字斟句酌,微信上打完的句子又删又改才发出去;好像又回到了高中时趁着课间跑步偷看喜欢的人的那个年纪。

在兄贵室友的监督指导下,老老实实坚持健身了两个月,体重心安理得地超过了144磅,外观上也有了一些变化。比如洗澡后在镜子里可以看到稍明显的斜方肌、肱三二头肌;睡前躺在床上可以捏到自己的胸肌、或是能手指沿着胸肌缝来来回回划着玩。这些体验都是不曾有过的。

题外话,讲真,日本国家队的球服真是好看极了,尤其参照Jaspo标准尺码很容易挑到合适的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