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份工作

上周终于入职了,见到了同届来报道的另外9个人,有一个女生,其余都是男生;
第一天中午大家聚在单位食堂吃饭,热闹和高兴的样子更像是来到新学校继续念书一样。

依据专业我被分配到了城轨组,去办公室报道的时候有一半的同事都在出差。
与组长聊天的时候,他说了一大串行业内的名词;
多数词我不太懂,也没能一下记住,
只听到一句「年底带你去洛杉矶一起跟项目」,
于是就兴奋地开始脑补电影LA LA LAND片头中大家在 Freeway 110 上载歌载舞的样子。

满怀期待的时候当然干劲满满,
希望自己过一段时间还有这样的状态。

泰国

因为签证的一些问题没有去成日本,改去了可以落地签的泰国。在曼谷停留了三天过了个新年,随后乘火车去到大城逛了一天,接着飞往普吉岛在卡塔、卡伦海滩各玩了两天。一路上避开了中国游客多的景点,在卡塔、卡伦海滩连一个中国人也没遇到,全是欧美老外,但路边的当地店家见到我们还是会说流利的中文“你好,来吃饭”热情地揽客。

在曼谷的时候认识了同是自由行游客的日本人KEN,说得一口好英语,还会一些泰语,带着我在湄南河乘快艇、逛了卧佛、在考山路吃炒面、在暹罗广场吃日式料理。很喜欢日本人彬彬有礼的样子,相处起来给人很舒服的感觉。

咬咬牙在海边连住了四天的五星级酒店,确实物有所值。出门过马路就能看到海,白天躺到湿软的沙滩上感受海浪卷着细沙把脚埋起来,晚上坐在海边吹着海风喝冰奶昔。我想梁朝伟在巴黎广场喂鸽子也不过如此吧。

毕业季

时间像山顶滚落的石头,越到山脚滚得越快。本来认为最后一个学期会过得很煎熬,找工作、写论文、毕业答辩,经历完了只有“不过如此罢了”的感受。

准毕业状态过得很惬意,去了上海趟迪士尼,一路上的高铁沿线城市也挨个玩了个遍。在家的时间在肝口袋妖怪凑齐了全图鉴,健身的习惯也渐渐恢复。奖学金也到帐了,年底逛商场买了不少衣服。

深知有被工作和家庭捆住的那一天,所以要好好珍惜当下才是。

五月

住了二十多年的旧房子在今年的老城区拆迁改造计划之中。这几天回去的时候,看到临街的墙面上都用红漆喷上了征字,树与树之间拉满了横幅。倒也不是说对老房子有什么好感,只是觉着略略有些感叹,时间真是拼了命头也不回地往前跑,把伴着一起长大的东西全都甩在了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