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电子手表到电子手表

游泳之后在更衣室换衣服的时候把戴了4年的初代 apple watch 摔裂了。想想看一天一充电的手表真是蠢,因为总是忘记充电好像真是有一半时间都是在低功耗的纯显示时间模式下使用的,那为什么不直接买一块卡西欧呢?

托人带了一块GW5000小方块,最喜欢的地方是亮晶晶的旋入式后盖。以前发小给我取过一个绰号叫做 'Scratch' ,因为在我手里的东西上都是刮痕累累。希望这次表盘玻璃和后盖光溜溜的模样能够保持得长久一点。

换工作以后

裸辞回长沙,休息了半年之后,换了一份“855”的工作:准时下班,周末双休,再也不用出差,年收入还超过了在上海的同学,真是做梦都会开心地笑醒的那一种。

每天下班后一蹦一蹦地去市中心吃饭,再也不用迁就菜单上的数字;吃撑了散一会儿步去到健身房,换上新买的运动鞋神气极了;晚上回家还能打一会儿游戏,看看喜欢的美剧有没有更新。

想要过上的生活的模样真是越来越清晰了。

对不平凡的感知

2017年写下的唯一一篇文章,是去年今日刚从泰国旅游回来时写的感受。如果不翻开手机相册,只能依稀能回想起这一年中的几个瞬间:印象最深的是在离曼谷以北70公里的大城给大象喂玉米、在街边吃烤猪颈肉和小菠萝;再其次就是在青岛出差时,下午在海边游泳、晚上坐在奥帆广场围栏外的混凝土块防波堤上听浪声、随后沿着海岸线骑了快十公里的自行车回酒店。不禁让人感叹剩下的日子都干嘛去了,也难免让人更加认可“人活着不是一辈子,活着就是那么几个瞬间”。

这种体会让我想起王小波的文章《写给新的一年》(1996年)里的一段描述:“在我们年轻时,每一年的经历都能写成一本书,后来只能写成小册子,再后来变成了薄薄的几页纸。”

是对不平凡的感知变得更难了吗?(还是每一年都比之前过得更糟糕了一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