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年假又去了海边。

喜欢晚上坐到海边把脚埋到干沙子里,
闻着咸湿的海风,
吸椰汁掏椰肉。

秋天

在同一个城市长大、读书、工作,对天气不能熟悉更多。
早上出门的时候有阵阵的凉风,一下把好多年前的回忆都串起来了。

比如2010年刚念大学军训第一天,初秋早上特别清爽,
和室友从宿舍走到体育场,经过教学楼有一棵歪脖树,
走在前面有个新生低头看手机,“嘭”的一闷响磕上去了,后仰往地上一坐。

每次想到那个人就忍不住会笑;
但这次自己也像是被“嘭”撞了一下头——我的天,我在回忆十年前的事情,我快三十岁了。

然后就笑不出来了。

对不平凡的感知

2017年写下的唯一一篇文章,是去年今日刚从泰国旅游回来时写的感受。如果不翻开手机相册,只能依稀能回想起这一年中的几个瞬间:印象最深的是在离曼谷以北70公里的大城给大象喂玉米、在街边吃烤猪颈肉和小菠萝;再其次就是在青岛出差时,下午在海边游泳、晚上坐在奥帆广场围栏外的混凝土块防波堤上听浪声、随后沿着海岸线骑了快十公里的自行车回酒店。不禁让人感叹剩下的日子都干嘛去了,也难免让人更加认可“人活着不是一辈子,活着就是那么几个瞬间”。

这种体会让我想起王小波的文章《写给新的一年》(1996年)里的一段描述:“在我们年轻时,每一年的经历都能写成一本书,后来只能写成小册子,再后来变成了薄薄的几页纸。”

是对不平凡的感知变得更难了吗?(还是每一年都比之前过得更糟糕了一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