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电子手表到电子手表

游泳之后在更衣室换衣服的时候把戴了4年的初代 apple watch 摔裂了。想想看一天一充电的手表真是蠢,因为总是忘记充电好像真是有一半时间都是在低功耗的纯显示时间模式下使用的,那为什么不直接买一块卡西欧呢?

托人带了一块GW5000小方块,最喜欢的地方是亮晶晶的旋入式后盖。以前发小给我取过一个绰号叫做 'Scratch' ,因为在我手里的东西上都是刮痕累累。希望这次表盘玻璃和后盖光溜溜的模样能够保持得长久一点。

对不平凡的感知

2017年写下的唯一一篇文章,是去年今日刚从泰国旅游回来时写的感受。如果不翻开手机相册,只能依稀能回想起这一年中的几个瞬间:印象最深的是在离曼谷以北70公里的大城给大象喂玉米、在街边吃烤猪颈肉和小菠萝;再其次就是在青岛出差时,下午在海边游泳、晚上坐在奥帆广场围栏外的混凝土块防波堤上听浪声、随后沿着海岸线骑了快十公里的自行车回酒店。不禁让人感叹剩下的日子都干嘛去了,也难免让人更加认可“人活着不是一辈子,活着就是那么几个瞬间”。

这种体会让我想起王小波的文章《写给新的一年》(1996年)里的一段描述:“在我们年轻时,每一年的经历都能写成一本书,后来只能写成小册子,再后来变成了薄薄的几页纸。”

是对不平凡的感知变得更难了吗?(还是每一年都比之前过得更糟糕了一些呢?)

泰国

因为签证的一些问题没有去成日本,改去了可以落地签的泰国。在曼谷停留了三天过了个新年,随后乘火车去到大城逛了一天,接着飞往普吉岛在卡塔、卡伦海滩各玩了两天。一路上避开了中国游客多的景点,在卡塔、卡伦海滩连一个中国人也没遇到,全是欧美老外,但路边的当地店家见到我们还是会说流利的中文“你好,来吃饭”热情地揽客。

在曼谷的时候认识了同是自由行游客的日本人KEN,说得一口好英语,还会一些泰语,带着我在湄南河乘快艇、逛了卧佛、在考山路吃炒面、在暹罗广场吃日式料理。很喜欢日本人彬彬有礼的样子,相处起来给人很舒服的感觉。

咬咬牙在海边连住了四天的五星级酒店,确实物有所值。出门过马路就能看到海,白天躺到湿软的沙滩上感受海浪卷着细沙把脚埋起来,晚上坐在海边吹着海风喝冰奶昔。我想梁朝伟在巴黎广场喂鸽子也不过如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