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最会欺骗自己,谁就能过得最快活

上周做了一个生成随机数作参考买双色球的网页,给它配文案的时候想到了陀思妥耶夫斯的那句话:“谁最会欺骗自己,谁就能过得最快活”。

九年前在省图书馆自习的时候,隔天能看到一个男的带着透明运动水壶、小本子、很大开的报纸,坐在那似乎在解题。从旁边经过的时候我会好奇地偷瞄,原来他是在那里研究双色球,那张很大的纸是号码走势图,上面有很多折线串起来的数字。

最近在自习的时候总是会想到当时那个人。我一心考公务员的状态大概和他也是一样吧?

2021-12-19

今年陆陆续续考了不少事业单位和公务员的考试。每次考完后、没出成绩的那段时间里,我的情绪状态会特别好。怀着希望地过日子才是最充实美好的。

最近单位入职了新招考来的同事。有看到他下班以后悄摸摸打印往年公务员考试的真题试卷。原来这也是个骑驴找马的家伙。

有个同事今年和我有五六场考试是重合的。

每次考前我都说,哎呀呀没准备,今天只能来裸考了昨晚打游戏打到一点。
每次考完我都说,啊咧咧太难了,题目出得太刁钻了明摆着不想让人做对。
每次查分我都默默祈祷,拜托我一定要入围,就算不入围也要比她考得高!

(嗯结果确实十之八九都比她高)

有种回到了高中念书时候,和其他同学暗暗较劲的感觉。

2021-10-24

换了新手机 iPhone13 mini,
高兴了好几天。
小巧的手感像是回到了好多年前又遇到了熟悉的旧朋友。

2021-09-17

以前我总觉得父母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总是开明的。从小到大我的选择一直都是自己做的,学习、择校、就业,甚至有一年裸辞换工作,没有任何来自父母的干涉。前一阵子我和父母有关于自己不想急于结婚和生育的交流,好像他们是有努力在听,和他们有一些良性的意见交换。

今天回家以后我妈直接问我不急于结婚,是不是因为同性恋,原话还说,“如果是同性恋就太不听话了,白听话了这么多年”。

这让我觉得恶心,原来在我父母潜意识里,终究儿女只是以“听话”为目的而存在。而我做过的选择,原来刚好只是精准踩中了他们的期望,并不是由衷地为我的选择呐喊助威。一下觉得之前的谈话都是白搭,未来的道路全部被他们焊得死死的。

之前豆瓣有个小组叫父母皆祸害,当时还不太能理解,今天父母的行为一棒槌猛地给我敲醒了。生命真的很短暂,没有必要硬生生把自己塞进固定模式的逼仄空间里去,以后我就是要活得快乐痛快。

2021-08-22

这几日又凉快下来。
傍晚的桥栏杆上趴满了在风里发呆的人,
丝毫注意不到天色的变化,
直到桥上和岸边的灯光忽一下全部亮起。

临水看云去,钩帘待月来

上个月一时兴起,开始准备公务员考试,
陆陆续续请了 20 多天休假。
每天在图书馆最靠河边的阅览室里看书做题,
一直到落地窗外西下的太阳的光照爬过长桌。

图书馆闭馆之后沿着河岸走回家,
堤岸上的草绿了,
看起来很像日剧里小城镇的河道的模样。

今年年假又去了海边 。

喜欢晚上坐到海边把脚埋到干沙子里,
闻着咸湿的海风,
吸椰汁掏椰肉。

秋天

在同一个城市长大、读书、工作,对天气不能熟悉更多。
早上出门的时候有阵阵的凉风,一下把好多年前的回忆都串起来了。

比如2010年刚念大学军训第一天,初秋早上特别清爽,
和室友从宿舍走到体育场,经过教学楼有一棵歪脖树,
走在前面有个新生低头看手机,“嘭”的一闷响磕上去了,后仰往地上一坐。

每次想到那个人就忍不住会笑;
但这次自己也像是被“嘭”撞了一下头——我的天,我在回忆十年前的事情,我快三十岁了。

然后就笑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