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

每年这个时节是最无聊的。天井里的树叶落光了又长出来了,泡桐树开过了紫白色的花串又落了。研究僧考完了,公务猿也考完了,卡其色短裤男不来了,戴黑框的小胖子也不来了,自习室就这么更迭了一批人。

十二月

图书馆的主楼和两侧副楼之间都有天井。每次来得早的话,我都会坐在靠天井的窗子边。南侧的天井是一个带池塘的花园。而北侧的只有矮树。今年暑假八月我刚来的时候,树上的叶子都是耀眼的绿色,涂着蜡一样的闪耀。这几天中午捧着热茶倚在窗台边晒太阳发呆的时候,挂在上面的已经是满眼黄澄澄的金色。

这半年飞快的过去了,可以说成是充满希望,也可以说成没什么长进。
不过我确定并没有什么后悔的,但确实这一切都紧迫起来了。

2013

这一年时间过得好快。12月31日这天我逛了一晚上商场,我在年初时买的衬衣,当时摆在商场正中央最打眼的位置,但现在同款的都被堆在卖场的小角落里皱缩在一起。要不是旁边立着个猩红的、写有50% OFF的牌子,几乎没人会注意到。

三年前,高三时的班主任曾在她的课堂上用投影仪放了电影《2012》,我清楚地记得,那堂课还有人坐在最后一排,蹭着窗帘缝飘进来的阳光在埋头写卷子,遇到难题的时候还啪嗒啪嗒地不停摁圆珠笔。三年过去了,昨晚居然又梦到高三了,梦到我坐在课桌里前面堆满了一大摞的试卷,雄心野野要考一个还算漂亮的大学。连世界末日也过了,连翻拍的3D版都下映了,但心里的坎儿要磨平,还得再多走车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