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潮湿的夜晚

这几日去到郊区的水库上做实验,头天晚上就下起了细碎的雨。
水域四面都是山,在雨幕里愈加安静。
离开住的地方,提着工具箱跟在你身后,小心翼翼沿着水边的小道往堤上走。

水面那么近,山那么远。
可是哪里有不远不近的距离啊。
那不远不近的就是缺乏稳定性的距离。你想它不稳定吗?

十万八千里分之五万四千里

考完了研究生阶段的最后一门考试,
合上笔帽提前交卷时还跟老师点头一笑。

想想以后都是在实验室一门心思摸爬滚打,
并没有什么松一口气,
反倒是有十万八千里还剩五万四千里要熬过去的压力和觉悟。

终究还是需要有耐心和坚持才是。

有时无语,有时失语

一直觉得自己巧舌如簧,结果在辩论队里相形见绌。说话没有逻辑是最大问题,其次是无法克制的笑场。果然没有营养的插科打诨才是真真的适合我:虽然说的都是一些嘻笑怒骂没正题的废话或淫段,可是愿意一直不厌其烦的说下去。

不过这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不能要求人人都会唱歌跳舞,也不能要求人人妙语连珠登大雅之堂。这世上本身就没有什么是可以强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