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

因为签证的一些问题没有去成日本,改去了可以落地签的泰国。在曼谷停留了三天过了个新年,随后乘火车去到大城逛了一天,接着飞往普吉岛在卡塔、卡伦海滩各玩了两天。一路上避开了中国游客多的景点,在卡塔、卡伦海滩连一个中国人也没遇到,全是欧美老外,但路边的当地店家见到我们还是会说流利的中文“你好,来吃饭”热情地揽客。

在曼谷的时候认识了同是自由行游客的日本人KEN,说得一口好英语,还会一些泰语,带着我在湄南河乘快艇、逛了卧佛、在考山路吃炒面、在暹罗广场吃日式料理。很喜欢日本人彬彬有礼的样子,相处起来给人很舒服的感觉。

咬咬牙在海边连住了四天的五星级酒店,确实物有所值。出门过马路就能看到海,白天躺到湿软的沙滩上感受海浪卷着细沙把脚埋起来,晚上坐在海边吹着海风喝冰奶昔。我想梁朝伟在巴黎广场喂鸽子也不过如此吧。

毕业季

时间像山顶滚落的石头,越到山脚滚得越快。本来认为最后一个学期会过得很煎熬,找工作、写论文、毕业答辩,经历完了只有“不过如此罢了”的感受。

准毕业状态过得很惬意,去了上海趟迪士尼,一路上的高铁沿线城市也挨个玩了个遍。在家的时间在肝口袋妖怪凑齐了全图鉴,健身的习惯也渐渐恢复。奖学金也到帐了,年底逛商场买了不少衣服。

深知有被工作和家庭捆住的那一天,所以要好好珍惜当下才是。

五月

住了二十多年的旧房子在今年的老城区拆迁改造计划之中。这几天回去的时候,看到临街的墙面上都用红漆喷上了征字,树与树之间拉满了横幅。倒也不是说对老房子有什么好感,只是觉着略略有些感叹,时间真是拼了命头也不回地往前跑,把伴着一起长大的东西全都甩在了后面。

ポケモン ゲットだぜーッ!

在油管上看了任天堂关于口袋妖怪20周年的直播视频,视频介绍了将在2016年底上市、包含中文语言并正式译为精灵宝可梦日/月的下一代游戏。短短六分钟中里穿插着各历代版本的画面。有一个长镜头是游戏主角在不断向前跑,穿越过山间小道、木桥、城市和雪原,伴随着发行年代和版本,发型和服饰在变,一直不变的是成为精灵大师的目标和决心。

作为十年老粉,想想看一直吸引我的莫过于这个世界不断趋向的精妙平衡吧:没有最强的精灵,只有更好的组队;没有最好的组队,只有更灵活的见招拆招。

希望自己在生活里也能凡事机敏应变。

在潮湿的夜晚

这几日去到郊区的水库上做实验,头天晚上就下起了细碎的雨。
水域四面都是山,在雨幕里愈加安静。
离开住的地方,提着工具箱跟在你身后,小心翼翼沿着水边的小道往堤上走。

水面那么近,山那么远。
可是哪里有不远不近的距离啊。
那不远不近的就是缺乏稳定性的距离。你想它不稳定吗?

十万八千里分之五万四千里

考完了研究生阶段的最后一门考试,
合上笔帽提前交卷时还跟老师点头一笑。

想想以后都是在实验室一门心思摸爬滚打,
并没有什么松一口气,
反倒是有十万八千里还剩五万四千里要熬过去的压力和觉悟。

终究还是需要有耐心和坚持才是。

有时无语,有时失语

一直觉得自己巧舌如簧,结果在辩论队里相形见绌。说话没有逻辑是最大问题,其次是无法克制的笑场。果然没有营养的插科打诨才是真真的适合我:虽然说的都是一些嘻笑怒骂没正题的废话或淫段,可是愿意一直不厌其烦的说下去。

不过这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不能要求人人都会唱歌跳舞,也不能要求人人妙语连珠登大雅之堂。这世上本身就没有什么是可以强求的。

四月是你的谎言

鬼使神差地被推荐进院辩论队,发现暗恋的人正是辩论队成员之一,于是谎称自己有参加辩论赛的经历顺利留了下来。与之聊天的时候字斟句酌,微信上打完的句子又删又改才发出去;好像又回到了高中时趁着课间跑步偷看喜欢的人的那个年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