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06-26

先允许我骄傲地说:“我终于做老师啦!”(而且是大学老师噢!)

新工作和想象中的“清闲”二字半毛关系搭不上,
头几年不仅要做专任教师的授课任务,
还被分到在人事处坐班。
转眼进入学期尾声,带的第一个班也结课了。

班上有认真的学生,全程会跟着教学内容走;
从他们那只要一个停顿再加眼神的暗示便能得到问题的答案。
总算体会到以前老师为什么老喜欢成绩好的学生的原因:
因为有互动、有反馈,才会有成教学的就感。

班上不认真听课的学生也有,在他们身上看到了我读本科时的模样。
那时我也是坐在教室最后一排,低头玩 Fruit Ninja ;
但是到了期末那节划重点的复习课,我可是要抢第一排的座位,
把老师的每句话、每个暗示都琢磨透。
而我现在的这些学生没有几个这样做的,复习课还是吊儿郎当,让人可气又可怜:
既没有踏实学习来的实力,又没有亡羊补牢的小聪明。

在人事处体会到的是老师们的“卷”。
学校有个七几年出生的、清华大学毕业的老师(那个年代清华毕业是真的牛),
但其他人提到他的时候都是“可他还只是个讲师连副教授都不去争取”。
我倒是很欣赏这个老师“点到为止”的对生活和工作的态度,
同时也感受到卷职称这个事真是深入到所有人的骨头里了。

2021-10-24

换了新手机 iPhone13 mini,
高兴了好几天。
小巧的手感像是回到了好多年前又遇到了熟悉的旧朋友。

2021-09-17

以前我总觉得父母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总是开明的。从小到大我的选择一直都是自己做的,学习、择校、就业,甚至有一年裸辞换工作,没有任何来自父母的干涉。前一阵子我和父母有关于自己不想急于结婚和生育的交流,好像他们是有努力在听,和他们有一些良性的意见交换。

今天回家以后我妈直接问我不急于结婚,是不是因为同性恋,原话还说,“如果是同性恋就太不听话了,白听话了这么多年”。

这让我觉得恶心,原来在我父母潜意识里,终究儿女只是以“听话”为目的而存在。而我做过的选择,原来刚好只是精准踩中了他们的期望,并不是由衷地为我的选择呐喊助威。一下觉得之前的谈话都是白搭,未来的道路全部被他们焊得死死的。

之前豆瓣有个小组叫父母皆祸害,当时还不太能理解,今天父母的行为一棒槌猛地给我敲醒了。生命真的很短暂,没有必要硬生生把自己塞进固定模式的逼仄空间里去,以后我就是要活得快乐痛快。

2021-08-22

这几日又凉快下来。
傍晚的桥栏杆上趴满了在风里发呆的人,
丝毫注意不到天色的变化,
直到桥上和岸边的灯光忽一下全部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