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无语,有时失语

一直觉得自己巧舌如簧,结果在辩论队里相形见绌。说话没有逻辑是最大问题,其次是无法克制的笑场。果然没有营养的插科打诨才是真真的适合我:虽然说的都是一些嘻笑怒骂没正题的废话或淫段,可是愿意一直不厌其烦的说下去。

不过这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不能要求人人都会唱歌跳舞,也不能要求人人妙语连珠登大雅之堂。这世上本身就没有什么是可以强求的。

四月是你的谎言

鬼使神差地被推荐进院辩论队,发现暗恋的人正是辩论队成员之一,于是谎称自己有参加辩论赛的经历顺利留了下来。与之聊天的时候字斟句酌,微信上打完的句子又删又改才发出去;好像又回到了高中时趁着课间跑步偷看喜欢的人的那个年纪。

肌肌腹肌肌

在兄贵室友的监督指导下,老老实实坚持健身了两个月,体重心安理得地超过了144磅,外观上也有了一些变化。比如洗澡后在镜子里可以看到稍明显的斜方肌、肱三二头肌;睡前躺在床上可以捏到自己的胸肌、或是能手指沿着胸肌缝来来回回划着玩。这些体验都是不曾有过的。

原点

天气实在好得不像话。阳光直射进来的时候都可以看到浮游的细尘。

去年晴空万里的这个时候桌上堆满看不完的习题和试卷,
被困在图书馆里发微信给朋友抱怨说好想去橘子洲草地上散步晒太阳;

结果今年还是类似的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