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缘人会再相见

毕业季。班级活动里充斥着莫名其妙而表意模糊的爱。舞台上有人戴着假发又蹦又跳,有人唱着跑调的歌说着再见。靠在窗户边闷闷的吃西瓜,脑海里想的是 Leon 的那句台词:「We will never see your fat fʌcking face again」。

活动室的窗户正对着图书馆。太阳拉长影子,光线就照在图书馆的墙面上。两侧的绿树从下至上渐变着金光,中间露出的长楼梯上站着某个文科班在拍毕业照。想起年前每天一起在图书馆自习备考的朋友们,从录取结果出来以后联系就减少了。有几个不幸落榜的,更是越走越远。一起打过仗的才能算是战友:这些才是真正的怀念。

四月

每年这个时节是最无聊的。天井里的树叶落光了又长出来了,泡桐树开过了紫白色的花串又落了。研究僧考完了,公务猿也考完了,卡其色短裤男不来了,戴黑框的小胖子也不来了,自习室就这么更迭了一批人。

十二月

图书馆的主楼和两侧副楼之间都有天井。每次来得早的话,我都会坐在靠天井的窗子边。南侧的天井是一个带池塘的花园。而北侧的只有矮树。今年暑假八月我刚来的时候,树上的叶子都是耀眼的绿色,涂着蜡一样的闪耀。这几天中午捧着热茶倚在窗台边晒太阳发呆的时候,挂在上面的已经是满眼黄澄澄的金色。

这半年飞快的过去了,可以说成是充满希望,也可以说成没什么长进。
不过我确定并没有什么后悔的,但确实这一切都紧迫起来了。